首页

校友招聘

校友专访

校友通讯

校友卡申请

低调内敛的大师兄——访81级校友魏本华

发布时间:2015-12-08浏览量:10744

低调内敛的大师兄——访81级校友魏本华

文  代萍/校友办
 

人物介绍:魏本华,1981级硕士校友。历任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副司长、司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在金融与经济政策领域,魏本华有着丰富的国际工作经历:1988 年~1991年,任中国驻亚洲开发银行副执行董事;1992 年~1995年,任中国驻国际货币基金副执行董事,1999 年~2003 年任执行董事; 2011年~2012年担任东盟与日中韩三国设立的地区经济监察机构“东盟+3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负责人。他的国际金融理论基础扎实,熟悉金融业务工作,熟悉我国金融业改革的发展状况,并善于理论联系实际。

 

在一个凄风冷雨的上午,眼看着要过了与魏本华师兄约定见面的时间,我们急匆匆赶赴魏本华校友住处, 魏本华夫妇早已在家等候。推门而入,一股春天的暖意扑面而来,魏本华夫妇热情的笑容驱散了我们的寒意。家中整洁温馨,钢琴与鲜花让整个房间焕发出生机活力。魏大师兄鼻子上架着厚厚的眼镜,笑脸盈盈,一副传统文人的端方姿态,招呼我们坐下。想象中不苟言笑的学者大家,却是如此温和儒雅,平易近人。与魏师兄交流的时间越久,这种感觉越深切,听者不禁深深为他的为学和为人折服。

魏本华大学本科是英语专业,1981年考入五道口国际金融专业,成为了五道口第一届学员、当之无愧的大师兄。魏本华专注于国际金融领域的研究,历任中国人民银行国际司司长、中国驻亚洲开发银行副执行董事、中国驻国际货币基金执行董事,为争取中国拥有更多的国际话语权,做出了卓越的贡献。2011年,他出任亚洲版IMF——东盟与日中韩三国设立的地区经济监察机构“东盟+3宏观经济研究办公室”负责人,是继朱民、林毅夫后,第三位出任国家多边机构高级领导人职务的中国人。

插队青年 展翅高飞 

在就读五道口之前,魏本华曾在内蒙古插队生活了14年。1968年,正值文化大革命初期,高中毕业的魏本华被派到了内蒙古锡林浩特插队,接受工农兵再教育。草原条件艰苦,夏季短暂,冬季漫长,夜里经常只有零下二三十度。那时的魏本华每天打水放羊,早出晚归,在草原上过着贫苦的牧民生活,这一待就是整整七个年头。插队期间,繁重的劳动使他身心疲惫,即便如此,勤奋的魏本华也从未中断过阅读,精神上的享受赋予他心灵的自由。在那里,魏本华也得到了人生中最大的收获,与当时的北京知识青年陈坚定老师结为伉俪。

由于历史原因,当地教育资源匮乏,于是,知识青年队伍里吸收了一批基础比较好的“老高三”担任学生教师。1975年9月,魏本华夫妇被调往阿巴嘎旗的中学做老师,这一教又是整整三年。1977年恢复高考,刻苦的魏本华从阿巴嘎旗顺利考至如今的内蒙古师范大学英语系。魏本华在大学时期成绩非常优异。魏本华说,“当时学校领导找我谈话,想让我留校任教,但我还是下定决心考研究生,争取早日与家人团聚。”

当时是怎么知道五道口的,又是如何考入五道口的,成为了我们感兴趣的问题。 “我当时看了不少经济类的书,尽管不完全理解,但又觉得经济、金融很有意思,所以平时会多注意一下。并且,我学的是英语专业,看了很多西方的报纸、杂志,在一定程度上拓宽了视野。到了1981年,新一届研究生招考名录公布了,我发现人民银行研究生部刚刚成立,并且要招收研究生。一来我对金融一直很感兴趣,二来金融在那个时候还是冷门专业,所以就报了名。哈!总算是考上了!”魏本华整个脸上洋溢着动情的笑容,到现在听者仍能感受到他当时兴奋开心的心情。


披被啃书 严谨治学

1981年通过入学考试后,1982年,魏本华进入五道口学习,与1982级同年入校,一起上课、学习、讨论,同时毕业。

谈及当时的学习时光,魏本华感慨万千。五道口的生源来自五湖四海,那时,同学层次丰富,年龄从20出头到30多岁,经历阅历也各不相同,有上山下乡的“老三届”,也有年纪轻轻大学毕业后直接考入的。多元组成,相互交融,五道口也因此真正形成了百花齐放、兼容并蓄的包容文化,这是国内其他高校少有的。魏本华在当时班级里年龄偏大,扎实沉稳的大师兄形象一直延续至今。

1981级被称为“黄埔一期”。“学校当时竭尽全力给我们创造了最好的教学条件。讲课的老师通常来自北大、清华和人大,比如厉以宁、陈岱孙与胡代光、黄达等等。这些都是学术大家,大学者,都来给我们上过课。学生还可以接触到前沿的金融知识和信息,还可以参与一些改革的实践,现学现用,还有机会去国外的著名金融机构实习。”魏本华谈及此事,难掩心中自豪之情。魏本华曾经历过很多生活的磨砺,历经千辛万苦,拥有如此稀有的资源,对学习机会更是珍惜,对知识如饥似渴。

那时候五道口硬件条件有限,教室里夏天蚊虫,冬天寒冷。魏本华回忆,那时候所有的同学都非常非常地用功,自习气氛浓郁,啃教材,啃书本,啃原版书,天冷的时候都裹着棉被上自习。五道口的学员们如饥似渴,争相借阅刚引进的西方经济学著作,高涨的学习热情让老师都深受触动。“我真的要感谢五道口当时的领导和老师。那时候资源那么匮乏,学院图书馆不惜重金为我们配备了非常宝贵的原版图书,对我们来说真是受益终身!” 魏本华说。

对英语的重视,是五道口教学的一大特色。英语专业出身的魏本华凭此特长开始在五道口崭露头角。当年在五道口学习期间,他就已经能熟练运用英语进行互动交流了。在当时外语教学资源匮乏的年代,魏本华是如何做到英语出类拔萃的呢?魏本华说,“我是英语专业,学的又是国际金融,当然知道英语的重要性。所以在这方面要额外多付出些努力”。魏本华刻苦学英语的习惯一直保持至今。直到现在,魏本华还在坚持每天收听英语广播,在高负荷文案工作后,将阅读狄更斯的原版小说作为闲暇放松的方式。“狄更斯的文本才是真正的英语。”魏本华笑眯眯地对我们说,让人甚为佩服。

国际舞台 奋力拼搏

从五道口毕业后,满怀着强烈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以及对金融改革开放美好的憧憬,魏本华进入人民银行国际司(当时称作外事局)工作,从此在国际金融领域默默耕耘了二十多年。他曾先后两次被派到IMF工作,一次是IMF副执行董事,一次是IMF执行董事。

执行董事会是IMF负责处理日常业务工作的常设机构,由24名执行董事组成,任期2年。执行董事包括指定与选派两种。指定董事由持有基金份额最多的5 个成员国即美、英、德、法、日各派一名,中国、俄国与沙特阿拉伯各派一名。选派董事由其他成员国按选区轮流选派。执行董事会的职权主要有:接受理事会委托定期处理各种政策和行政事务,向理事会提交年度报告,并随时对成员国经济方面的重大问题,特别是有关国际金融方面的问题进行全面研究。执行董事会每星期至少召开三次正式会议,履行基金协定指定的和理事会赋予它的职权。当董事会需要就有关问题进行投票表决时,执行董事按其所代表的国家或选区的投票权进行投票。对国际金融研究与国内金融实践经验均十分熟稔的魏本华,在接受任命时,被广泛认为将为基金组织带来丰富的政府和金融部门经验,以及更广泛地加强基金组织对亚洲和新兴市场的认识。

魏本华曾在演讲中呼吁,IMF应该改革,应该给予发展中国家应有的话语权,比如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代表,增加发展中国家的基本投票权比例;IMF遴选基金组织总裁、副总裁应增加透明度,并且应该给发展中国家更多的机会等。魏本华说,中国人应看到IMF在国际舞台发挥作用的重要性,意识到中国要和平崛起就必须在国际金融领域拥有话语权的重要意义,中国人不仅能干制造业的 “体力活”,也要争取去干金融界的 “技术活”!

翰墨淋漓 翻译IMF巨著

当笔者问及魏本华退休后的生活时,魏本华热情地邀请我们参观他的书房。推门而入,满目书柜环绕,书香四溢,卷帙高垒,大书桌上厚厚一沓打印稿,稿件中密密麻麻写满了标注与笔记。

魏本华指着厚厚的几本外版图书,告诉我们,现在他承接了《IMF历史系列书籍》翻译出版项目,担任编译工作组组长。《IMF历史系列书籍》是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 编写并公开出版的历史书系。这套书系详实记录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自1945年成立以来至1999年期间参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确保全球金融制度正常运作的重大举措和进程,是一部关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为权威和详实的著作,也是一部关于全球经济金融改革的发展史。对于中国的金融改革,构建货币金融市场体系,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以及参与全球货币治理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全书共计11卷,共计430 余万字,属首次被翻译成外文,浩瀚的编辑翻译工作量可想而知,让听者望洋兴叹。魏本华语重心长地对我们说,“《IMF历史系列书籍》的编译出版工作具有积极的历史意义和巨大的价值,能主持翻译此套图书,我充满责任感和自豪感。我会尽最大的努力按时高质量完成。”

我们劝其劳逸结合,要保重身体。陈坚定老师开玩笑说,“看狄更斯的小说就是他最好的休息啦。”魏本华与陈坚定老师伉俪情深,当他们共同回忆那些他们一起下乡、出国期间经历的美好往事时,时不时相视而笑,相互之间默契十足。两人每天坚持锻炼、经常结伴出游、看电影,虽结婚四十余年,旁人仍能看出两人间恋爱时的甜蜜。与魏本华沉稳内敛的性格互补,陈坚定老师性格热情、开朗。陈老师是有心之人,至今仍保留魏本华大量早期学习工作时期的资料与照片。当陈老师向我们展示魏本华当年报考五道口的准考证与入学通知书时,众人大吃一惊,不禁高呼“太珍贵了!”

满怀深情 寄语学子

问及魏本华对学院与在校学子有哪些期待?魏本华说,很多学校都实行了国内国外合作联合培养的政策,比如,第一年在国内上课,第二年去哈佛等名校攻读。学院也可根据不同专业需求,进行试验性尝试。哪怕是三到六个月的短期培训或实践,也要让学生切身地感受一下国际化的氛围。

“个人命运总是与时代发展紧密相连,我们恰恰赶上了一个时代,我们学金融专业比较早,赶上中国金融系统最缺乏人才的时候,是历史给我们了这个机遇。现在的学生比我们条件好多了,视野也越来越宽。虽现在竞争更激烈,但要相信刻苦学习一定有回报。虽然我们那时候学校的生活条件差一些,但相对于我插队时的苦来讲也不算什么。这个苦,是指在学习上的不怕辛苦,要付出汗水、要有头悬梁、锥刺骨的精神”。说完,魏本华轻轻摩挲着他书桌上厚厚的原版书说,“那才是真功夫,细功夫。”

 

结语

魏本华校友是一位学者型官员,在国际金融舞台上长袖善舞,闲暇仍笔耕不辍,翻译大量金融著作。在笔者与魏本华短暂的交流过程中,深深地感受到他怀念、感恩五道口的情绪恒久萦绕于心中。我们诸人,大学时光都像云烟一样消散,当重新记忆时也只有支离碎片,而魏本华夫妇时隔三十年,对应着照片,仍能把在五道口学习时期各科老师、各位同学的名字如数家珍地一一列出,除了记忆力超群,更多的是因为感恩的心与师生深厚的情谊,这些是不会因年月的消逝而褪色的。

就在即将起身告别之时,魏本华师兄向我们感叹道,现代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一切都依靠电子手段,现在连电话都不怎么打了,都靠微信联系。“以前好容易过年借拜年之由,大家还能见上一面,还能坐下来聊一聊,可惜现在都短信拜年了。通讯工具越是发达,没想到人与人的距离越远。”此言让听者难免心中感慨,社交网络虽繁忙喧闹,可能每个人都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孤立与疏离吧。